华为郑叶来:从芯片到硬件,我们很有信心

- 编辑:admin -

华为郑叶来:从芯片到硬件,我们很有信心

“无论是测性能还是性价比,华为云都是很好的。”华为云业务总裁郑叶来在接受包括科技在内的媒体采访时表示,“它被测过无数次,因为这本身就是华为原来整个IT系统的在线化。从芯片到硬件,我们还是很有信心的。”



下不碰数据,上不做应用

在他看来,云服务从本质上来说,它还是解决两个问题:第一个问题是极致的性价比,过去三十年在IT的产业上,所有的客户最终的选择,归根到底还是经济问题,就是极致的性价比。只有极致的性价比,慢慢就有客户上来。你看每一代CPU的变化和技术的变化。

郑叶来告诉记者,“做B端的生意,它一定不可能去挣快钱的。今天很多的客户都把数据中心交给华为了。最早哈药集团,包括昨天有一个很大的互联网客户,数据中心也不搞了,交给华为,没有啥不放心的。”

他进一步指出,“一开始做云的时候。我们就讲了,‘下不碰数据,上不做应用’,我们就是干中间这一个苦活儿。把我们原来这些计算的能力、存储的能力、网络的能力,用云服务的形式提供给我们的客户。”

投芯片就像养儿

对于互联网公司积极投资研发芯片的现象,郑叶来认为,“这是一个好事儿,大家都来做,这个苦活儿、脏活儿干多了就知道,看谁能耐得住”。

他表示,“投芯片就像养儿子,芯片成功流片、验证通过都不能说是芯片已经成功,仍然要看芯片的最终能效。“

“我做IT产品线总裁时投了四个芯片,我一直认为,投芯片就像养儿子一样,到什么时候你才知道儿子有没有成才呢?结婚都不算,至少他自己生了儿子之后,才知道这个儿子有没有出息。所以投一颗芯片,我们芯片流片出来了,真正验证通过了,只能说它的数理逻辑没有出错。但是这个芯片最终的效能怎么样?不仅要看芯片,还涉及到设计周边的系统。”他对记者表示。

跨越AI商用裂谷

日前,在华为全联接大会上,郑叶来提出跨越AI商用裂谷的四大要素:

首先要明确定义商业场景。即明确项目的商业目标,界定清晰的范围边界,场景可闭环、可预测具备充足的数据资料。

其次,触手可及的强劲算力。当前算力不充沛、不经济、难获取。以华为举例,公司内目前日均AI训练作业任务超过4000个、训练时长超过3.2万小时, 而且还有大量的作业在排队。

第三,持续进化的AI服务。AI时代,构建一个生产运行与开发训练闭环的在线系统非常关键,能让模型持续适应环境的变化,成为持续进化的AI。例如,华为云全流程模型生产服务ModelArts通过AI持续迭代框架,提供端边协同能力,加速企业AI化进程。

第四,组织与人才的适配。AI的智慧来源于人类智慧数字化,要遵重以人为本的初心,适配相应的人才、组织和流程。

资料显示,目前,华为云工业智能体已经广泛应用于能源、矿业、电力、水泥、化纤等多个工业领域。例如,华为云携手中国石油,通过工业智能体认知引擎来辅助识别测井油气层,将油气层识别时间下降70%;华为云工业智能体的智能预测引擎助力三联虹普,让客户需求匹配率提升了28.5%;华为云与鑫磊集团合作,使用工业智能体的智能优化引擎,将AI能力引入配煤环节和焦炭生产质量预测,让配煤准确率超过95%,每百万吨焦炭节省成本超过1000万元。

最后,他表示,“我一直跟我的团队讲,我们先干两件事——第一,把每个行业最里面的标杆客户全部服务好打下来;第二,把他们服务好,让他们开心地从他们的口袋里把钱掏出来。商业逻辑是简单的,就是把你服务好,让你的业务发展好,所以这些逻辑都没有变化。”